快三彩票平台

  • <tr id='yvRYCP'><strong id='yvRYCP'></strong><small id='yvRYCP'></small><button id='yvRYCP'></button><li id='yvRYCP'><noscript id='yvRYCP'><big id='yvRYCP'></big><dt id='yvRYC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vRYCP'><option id='yvRYCP'><table id='yvRYCP'><blockquote id='yvRYCP'><tbody id='yvRYC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yvRYCP'></u><kbd id='yvRYCP'><kbd id='yvRYCP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yvRYCP'><strong id='yvRYC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yvRYCP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yvRYCP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yvRYCP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yvRYCP'><em id='yvRYCP'></em><td id='yvRYCP'><div id='yvRYC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vRYCP'><big id='yvRYCP'><big id='yvRYCP'></big><legend id='yvRYC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yvRYCP'><div id='yvRYCP'><ins id='yvRYCP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yvRYCP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yvRYCP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yvRYCP'><q id='yvRYCP'><noscript id='yvRYCP'></noscript><dt id='yvRYCP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yvRYCP'><i id='yvRYCP'></i>
                黑帽seo 黑帽seo 黑帽seo 黑帽seo 黑帽seo技术 黑帽seo技术 黑帽seo技术
  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

                被婆婆逼死的儿媳

                第01章:他的三个女人,他都爱。第02章:他的三个女人,他都爱(2)第03章:她的隐情,谁也抓不到第04章:产妇跳楼自杀的后遗症第05章:杀妻的真相第06章:灵魂入梦:车祸真相大白第07章:做人情妇的绝望第08章:富家女离奇失踪第09章:一棵树,泄露他女人另嫁的真相第10章:陪着前妻去相亲第11章:前妻的相亲男,很奇葩第12章:你的女人看起来很干净第13章:灵魂入梦:搞错了女友第14章:她生的孩子,不是我的第15章:前妻相亲,我帮她把关第16章:灵魂入梦:她对婆婆见死╳不救
                01
                死神的思绪飘到一千多年前。
                那时还是北宋,他是一名将军,叫梁载璋。
                他还记得,在率军与后蜀作战的一次战役中,因为有奸细泄密,他的军队溃√不成军。
                他在芙蓉城逃窜,到处都是捉拿他♀的敌军。最终,他慌乱混入鱼龙混杂的怡红楼,潜在后院的一间屋子里。
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屋子。不像下人住的简陋,也不像是那些★接待客人的女人们的房间,因为屋里没有刺鼻的胭脂味儿。
                屋里只有一张简易的小床,一个褪色的梳妆台,一个陈旧的大衣橱。
                梁载璋闪身躲进衣橱里。
                靠着衣橱,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——他已三天三夜没合眼。
                不知睡了多久,他被一个女孩的尖叫声惊醒。
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天是什么时候黑的。在昏暗的灯光下,衣橱柜门半开,一个女孩惊恐万分地瞪着他。
                女孩很秀气,她单薄的肩膀,因害怕而轻微颤抖。
                他把食指放在唇边,做了个“嘘”的动作,示意她不要出声。
                女孩漆黑的△眼睛,定定地望着他很久。最终,转身从屋里找出一盒桂花←糕,递给他。
                他弯着腰钻出衣橱,席地而坐,狼吞虎咽起来。
                他告诉她,他叫梁载璋,是芙蓉城正在满城悬赏捉拿的朝廷重犯。
                在那一刻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坦诚告诉她这些。对于一个卑贱的青楼女子,他人头的赏金,足够她赎身。
                她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爬上床,扯过床∩角的一床被子,递给他。微弱的油灯灯光,在她脸上摇曳,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。
                她拿过搁在梳妆台上的陶瓷灯盏,将它吹灭。
                在黑暗中,她缓缓地说:“我叫苏绣楚,9岁那年,就被继母卖到这里,因为笨拙,学不会讨好男人的那些技艺,所以经常挨骂挨罚,妈妈怕打我留下伤疤,就用针悄悄扎我。”
                他的心不由得收缩起来,人生如战场,哪里都是战场。
                苏绣楚小声啜泣起来,“妈妈说,再过一年,我就要搬到前院去跟那些姐姐们住一起,也要开始真正接客。”
                02
                “后来呢?”赵渊问。
                “后来我们相爱,等平定后蜀后,我便将绣楚赎身带回家,准备和她成亲。”死神说,“我本以为,她从此以后便不需要再受尽折磨、颠沛流离,谁知我也只是把她从狼窝救出,又将她带入虎穴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                “我母亲开始很热情地迎接我们回家。现在想想,最初她的这种反应也正常,对一个母亲而言,有什么比一个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儿子更重要呢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只是后来,日子平静下来,她便变得逐渐忍受不了绣楚,她觉得绣楚一个青楼女子出身,给我做妾●都不够格,怎么可以娶为正妻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我母亲找我吵过闹过,但我始终坚持要娶绣楚,那种战争时期培养起来的生死恋情,早已超越那些所谓门当户对的繁文缛节。”
                死神的视线,幽幽〓越过赵渊的肩头,落在远处,“谁知我的坚持,反而害了她。在准备和她成亲的前一个月,突然接到圣旨,命我再次率军出征南汉。等我战胜回来,她已经……已经死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死了?”赵渊诧异地问。
                “是。”死神的眼泪,流了下来。“是我母亲把她给逼死的,后来府上小厮告诉我,在死前,绣楚受了特别大的折磨,她是被活活烧死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烧死?”赵渊生前陪着何月追过各种宫斗剧,对豪门深宅那些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也了解一二,可听死神亲口说出来,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                死神哽咽的声音里,充满悲伤。“我回来时,母亲跟我说是意外失火,可我发现,除了绣楚被烧死,就连她的贴身丫鬟都逃出来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03
                “这跟你做死神有什么关系呢?”赵渊问。
                “绣楚死去两年后,我也在一场战争中死去。因为怕失去关于绣楚的记忆,我就躲在人间,到处飘荡。心想总会等到绣楚轮回的那天,到时哪怕再看她一眼,也是值得的。可谁知最后,还是被上任死神给抓住。”
                还有上一任死神?赵渊一愣,他一直以为自古以来,就只有这一个死神。
                死神说:“我跪在上任死神面前,请求他给我一次机会,让我再见绣╱楚一面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然后呢?”
                “上任死神最后答应,他提出的条件是,除非我接管死神之位,放弃轮回,生生世世摆渡灵魂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死神之职也可以随意移交?”赵渊问。
                “当然不是。”死神瞥了赵渊一眼,说:“上任死神也不是一般人,是古代的一→位武将,智勇双全,只因犯下过错,已被惩罚摆渡灵魂500年。他确实是受够了这种孤独,迫切想投胎进入轮回,只是苦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。”
                赵渊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你要生生世Ψ世摆渡灵魂,而他只需找到一个合适人选就可以再次轮回?”
                “因为我想要的太多。”死神轻轻一笑,“我虽然有关于绣楚的记忆,可因为她每次投胎转世的载体不同,也就是寄存的肉身不同,灵魂的长相也是在不断变化的。所以,我很难认出她的灵魂。”
                连绣楚的灵魂都认不出,那守着摆渡灵魂有什么意义呢。
                赵渊问:“那怎么办?”
                “上任死神费了很大力气才找出转世后的绣楚,她的肉身虽然还是很美,可真的已变得面目全¤非。为了让我认出,上任死神在绣楚的灵魂里种下芙蓉花香,以后不管她怎么转世投胎,她死后,这种花香让她的容貌,都会变回我认识的那个绣楚。”
                赵渊这下才听明白,就是苏绣楚的灵魂,不管她怎么转世投胎,她死后,因为有芙蓉花香护体,不,是护魂,她的容貌永远都是梁载璋将军当时认识的那个苏绣楚。
                “那你后来摆渡灵魂时,碰到过ω她吗?”赵渊问。
                一丝甜蜜的笑,在死神的脸上一闪而过。“遇见过很多很多次,有间隔七十多年的,有间隔四五十年的,又有间隔№十几年的,但每次她都是那么美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她还认得你吗?”赵渊问。
                “当然不认得。”死神一脸的落寞,“转世投胎,记卐忆都会消除。”
                赵渊心里不禁戚戚然。
                果然,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※生与死的距离,而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却不知道我爱你。
                04
                夜空下,死神和赵渊长时间的沉默,各自想着心思。
                死神突然幽叹一↑口气,说:“其实,我昨天在摆渡灵魂时,又碰到了苏绣楚的灵魂,距离上次见面,已有30年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30年的寂寞等待,也就为了这一瞬间的擦⌒肩而过。
                赵渊突然觉得死神比自己还悲哀。至少他,还能通过灵婆和何月对上话,也能潜入何月的梦中,跟她聊几句。
                而苏绣楚,死神对她一片深情,她却对死神毫无感觉。
                赵渊问死神:“你觉得这∑ 样值得吗?生生世世被困在这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值得。”死神不假思索地说,“我和绣楚在战乱年代产生的爱情,那种生死相依,你们是无法理解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确实难以理解。如今都是爱情快餐、婚姻快餐,像古人这样持久的慢慢的去深爱一个人,简直像在讲童话故事。
                死神艰难地说:“这次……明天,你就去帮我摆渡绣楚的灵魂吧,我真的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她再次离我而去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她①现在在哪里?”
                “我把她安置在我的咏园里。”死神说。
                咏园是死神居住的地方。它是一个空置的老宅院。它的房主似乎隐隐明白一些什么,既不说要将它给♀卖出去,也不说搬进去住。只是隔三差五遣人来打扫整理一番。
                赵渊突然说:“为什么一定要将她摆渡呢?你重新追求她一次不就好了。如果她爱上你,不愿意去转世投胎,你们俩以灵魂∴的方式,永远在一起也很好呀。”
                “这样会不会太过自私?毕竟灵魂在世间一直这么飘荡下去,也是一件辛苦枯燥的事。”死神虽然嘴上这么讲,可眼睛还是忍不住亮了一下。
                “只要跟相爱的人在一起,不管在哪里,都不会觉得辛苦。”赵渊鼓励死神,“你连试都没试,怎么知道不行呢?”
                未完持续
                本连载的已更章节,在后台回复“灵魂”即可获取喔!
                汪二峤:喜欢阅读和写作。她热衷于写充满人间烟火的都市文,天马行空的新编山海☆经、新编聊斋。
                个人公众号:汪二峤(ID:wangerqiao66)